請稍候網頁載入中:
2015年8月13日,當時安徽醫科大學第二附屬醫院產婦閔某因羊水栓塞生命垂危,全身多處大量出血,肥中心血站全力提供15000毫升血液後,庫存告急!男嬰也被送往搶救!很多人都對這位產婦伸出了援手……

2015年8月13日,當時安徽醫科大學第二附屬醫院產婦閔某因羊水栓塞生命垂危,全身多處大量出血,肥中心血站全力提供15000毫升血液後,庫存告急!男嬰也被送往搶救!很多人都對這位產婦伸出了援手……

經過1個月的搶救後,這位一個月前激發合肥全城為其獻血的安醫大二附院“羊水栓塞”產婦閔某,眼角掛著眼淚離開了她深愛的丈夫和還沒來及見一麵的寶寶……

這位年輕的媽媽遺憾的離開了人世,生前只說了3句話:

妻子:“寶寶呢?”

丈夫:“在保溫箱裡呢。”

妻子:“怎麼了?”

丈夫:“寶寶營養不行,護士都在給寶寶喂牛奶,會照顧好他的,你放心好了。”

妻子:“多重呀?”

丈夫:“有5斤5兩呢。”

30個日夜,與生命賽跑

讓我們再來看看這三十天,這個男人、這個家庭究竟都經歷了什麼……

8月14日下午3點左右,妻子進入產房生產

8月14日傍晚7點左右,醫生告訴胡金龍,孩子順利出生了,是個5.5斤重的男寶寶,大人平安,一家人欣喜萬分。

不過,這份欣喜停留得太短暫。

隨後,胡金龍就被告知,孩子窒息20分鐘,已被送往新生兒重症監護室,經搶救恢復了心跳.

8月14日晚上8點左右,胡金龍突然被告知大人快不行了,聽此噩耗,胡金龍的腳步都快趕上心跳,從新生兒重症監護室,向產房飛奔過去看妻子,“我一頭沖進產房,呼喊著妻子。”他如此說……

8月14日深夜11點左右,經搶救,妻子被推進ICU重症監護室。

8月15日淩晨2點40分,妻子做了子宮切除手術。

sponsored ads
sponsored ads


8月15日早晨五六點,妻子再次出血。

8月15日上午,一條“安醫大二附院正在搶救一個羊水栓塞的病人,急需AB型血。”緊急求助的信息,刷屏朋友圈,就此掀開全城獻血潮。

“在這一個月裡,妻子的病情從好轉到惡化,雖然她不能說話,但她能感覺到我的呼喚和鼓勵。”在胡金龍探視期間,妻子每一個輕微的動作都是對丈夫的回應,“眨下眼睛、點下頭,說到深情處,她的眼角就會滑下淚水,我能感到她求生的欲望。”

9月13日16:53分……永別……

為了鼓勵妻子,胡金龍一直在忍著淚,不忍告訴妻子寶寶的實情。

回想起妻子離開的那一幕,胡金龍說不出話來,眼淚直往下淌:“臨走時,眼角還掛著眼淚……我知道她……她捨不得離開……”其實之前為了給妻子安慰,胡金龍特意找來朋友剛出生的寶寶照片,存放在手機裡,“原本等她好了,想借用這張照片,在探視時給妻子看,謊稱這就是我們的寶寶。”

但還沒等胡金龍來得及說出這善意的謊言,9月初,妻子病情就出現惡化,再次陷入昏迷中,不能說話,手也不能動,進食只能通過鼻腔插管。

一直到9月13日,胡金龍早就準備好的照片和編好的謊言,也隨著妻子的離開變得沒有了意義。

30個日夜,他的朋友圈

從8月14日到9月13日,除了每天1個小時短暫的探視,為妻子捏捏胳膊,揉揉腿,握著她的手說著夫妻間的交心話,胡金龍什麼也做不了。

但一天裡剩下的23個小時,胡金龍一步沒離開過妻子和寶寶,或在病房外來回踱步;或翻看記錄著自己和妻子曾經美好時光的照片;或時刻緊繃著神經,聽醫生傳來的訊息,來回奔波於妻子和寶寶之間;累了,他就躺在鋪在地上的席子眯兩三個小時。

每天他最期待的時光就是下午的3點到4點這個時間,因為這1小時,他可以進入病房內探視閔某了。

sponsored ads
sponsored ads


閔某的病情一直不是很穩定,但每天進去看看她的臉摸摸她的手,他就很知足。

胡金龍稱,有段時間,閔某恢復的很有起色,連續一個多星期每天進去,她都會跟胡金龍說說話,那段時間都可以進食,意識很清醒,還可以在紙上寫字,會說一些自己的心情,她很焦慮很怕離開我,很想念寶寶。

而且,從8月14日晚上,從妻子因羊水栓塞搶救開始,胡金龍就一直在祈禱,因妻子平時喜歡玩微信,他就在朋友圈裡為妻子祈福。

8月15日淩晨零點18分,“老婆一定要挺過來,我還要陪你去旅行呢,不能拋棄我。”

8月15日淩晨零點44分,“什麼羊水栓塞,什麼80%(死亡率),老婆,你一定會好的。沒有了寶寶,我不能再失去你,一定要挺住。”

8月15日淩晨4點19分,“子宮切除了,老婆要挺過這24小時,我在等你呢。”

8月15日淩晨5點40分,“老婆是那麼堅韌,那麼堅強,這關一定要挺過去。平日,你喜歡用微信,雖然我現在看不到你,我知道你一定能感應到的。加油呀,老婆,你一定要給寶寶做個榜樣,你們都要好過來。

sponsored ads
sponsored ads


”……

9月10日下午12點01分,“如果時間還停留在8月6號,這一切可以避免,這種痛我承受不了。”

9月13日深夜11點53分,“我永遠的老婆今天離我而去。從此後陰陽相隔,再也聽不到你發脾氣時喊胡金龍,高興時溫柔叫老公。以後不能一起再去轉翡翠湖,爬大蜀山。打算好的臺灣廈門(旅行)也去不了了。一起努力為寶寶買學區房也沒有了意義。

整整31天,每天一閉眼就想到8月13號,你撅嘴賭氣,今天一天催產素又白用了;8月11號在湖邊散步說寶寶要快快長大;8月8號一起床,你就隔著肚子摸著寶寶,今天是爸爸媽媽結婚紀念(日),你快出來吧;8月5日11點多到家,你熬夜等我回來,相見笑容。我永遠會記得今天,我們是永遠的夫妻。老公想你!”

30個日夜之前,他們為作一對成功的父母而輾轉努力,胡金龍今年33歲,妻子34歲,兩人相戀8年,於2011年結婚。

但因為妻子身體原因,兩人一直未懷上孩子,“這幾年,我們到處拜訪專家,尋中藥調理,最終於2014年12月懷上了寶寶。

sponsored ads
sponsored ads


這個孩子的到來,讓胡金龍和妻子備加珍愛,兩家人也都萬分期待孩子的出生,“終於熬到頭了,來得太不容易了。”“記得妻子剛懷孕時,我們還去醫院打了保胎針,保胎一個月後,妻子每個月都來醫院定期檢查,不敢有半點疏忽。”

“別人生寶寶,身體差都沒問題;我們生寶寶,各項檢查都沒問題,竟然是這樣的結局,34歲這麼年輕的生命就這麼沒了。”回想起和妻子這麼多年來的不易,胡金龍數度哽咽,眼淚從臉頰順流到頸子。

“為什麼別人生個孩子可以很順利,只有我不可以?”

這樣的疑問句一直圍繞在胡金龍的心裡,他回憶道,他和閔某要孩子很不容易,他們都已經30多歲,對於這個寶寶的到來,全家人是既欣喜又興奮,怎麼都沒有想到,會發生這樣的事情,“如果沒有這件事情的發生,9月13日,正好該擺滿月酒了。”胡金龍泣不成聲的說道。

讓我們再來看看這三十天,這個男人、這個家庭究竟都經歷了什麼……

如今,嬰兒還在新生兒重症監護室內,已經宣佈腦死亡。

醫生一直讓他們放棄,但他真的不忍心,還是一直讓孩子用呼吸機維持生命。

“我老婆在病床前,一直最想見到的人,就是兒子,但最終母子二人,還是沒能見上一麵,這是我最大的遺憾,希望她在天堂可以做一位幸福的媽媽。”胡金龍說。

sponsored ads
sponsored ads


羊水栓塞是指在分娩過程中,羊水突然進入母體血液循環引起急性肺栓塞,過敏性休克,彌散性血管內凝血,腎功能衰竭或猝死的嚴重的分娩期併發症。在婦產科,這個名詞是最令醫生害怕的。一旦發生,死亡率達80%...

現代醫學的發達,幾乎讓人們忘記生孩子也是有風險的,這種風險甚至是致命的!所以男人們啊,好好珍惜那個能為你忍受20多個小時的陣痛,承擔著可能失去性命的危險,艱難產子,只為了生下那個和你姓的孩子的女人。


 

 

   
 
2015年8月13日,當時安徽醫科大學第二附屬醫院產婦閔某因羊水栓塞生命垂危,全身多處大量出血,肥中心血站全力提供15000毫升血液後,庫存告急!男嬰也被送往搶救!很多人都對這位產婦伸出了援手……

 

 

文章尾

熱門推薦

熱門推薦

 Facebook 粉絲 留言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