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稍候網頁載入中:
這是一個平凡平凡人抵抗庸俗的故事。我們都渺小且無奈,但每個人心中都有那麼一點明亮刺眼的光。夢想與真實都是人們渴望的生活並非沒有選擇。 這不是一個關於夢想的煽情故事,這是一個平凡人抵抗庸俗的故事。

我們都渺小且無奈,但每個人心中都有那麼一點明亮刺眼的光。夢想與真實都是人們渴望的生活並非沒有選擇。

這不是一個關於夢想的煽情故事,這是一個平凡人抵抗庸俗的故事。

這個叫巴勒的法國帥哥,因為兒時讀過一本叫做《消失的地平線》的書,對人與自然和諧共存而著迷。於是,背著行囊孤身一人來到這個離家一萬多公裏的地方雲南香格裏拉,沒想到一留就是十六年。

直到現在,這本書還一直揣在他出行的兜裏。書和人之間,一定有某種羈絆,一本在合適的時間讀到的書就像一劑春藥......

《消失的地平線》是作家詹姆斯·希尔顿的代表作,它创造了“香格里拉”这乤让世琫魂牵梦萦的远方ど那䵜香格里拉,䂺錄如此让人魂牵梦绕?

純淨如洗的藍天,幽深浩瀚的湖泊,廣袤的群山,與之輝映成趣玲瓏的草甸,漫山遍野的野花。精心修葺的庭院,天地遼遠,雲亦無心。

sponsored ads
sponsored ads


1999年,22歲的巴勒第一次來到香格裏拉.當時感覺歎為觀止,沿途風光美不勝收,遇到的少數民族,他們對世界的認知給他極大的觸動。

和100年前到怒江、瀾滄江流域傳教的法國傳教士一樣,他真正感受到了那種彼此分享、仿佛人間伊甸的狀態。這種體驗深深吸引著巴勒,構建起他心目中的香格裏拉。

占公子猜想他一定尋找過族人的足跡,茨中、維西、貢山,也一定在茨中教堂的百年棕櫚樹下品嚐過正宗的法國紅酒,那是法國傳教士當年親手栽下的葡萄釀造,葡萄園內還長眠著兩位法國傳教士。如果說他的族人為信仰而來,那麽巴勒呢?

2000年巴勒到昆明,爭取到了《雲南旅遊海外版》的工作,因為這份工作讓他有機會在怒江、湄公河、瀘沽湖和梅裏雪山裏體驗到更多。

不向生活的雞毛蒜皮妥協,幹淨有型的胡子和得體的裝扮都是他的堅持。他有著和自然舒服的相處方式,常常徒步數月,和誌同道合的朋友們帶著馬幫進山。

他喜歡去那些沒有通公路,依舊保持傳統農耕生活的少數民族聚居地,他們的生活像水牛犛牛的步伐一樣悠然安穩,令人向往。

在山頂鋪開潔白的桌布,斟上葡萄酒,在雪山上輕輕唱法國民歌,在夜晚的帳篷外仰望皓月繁星。

十六年裏他找到了自由,也找到了一個和他心意相通的女人。戀愛,寫作,養狗,種菜。無論現代已經變得如何繁華便利,好像這樣簡單淳樸地活著也沒有什麼不可以。

sponsored ads
sponsored ads


現在他和妻子一起經營小型的藏式農莊,開發有機農業和綠色農產品:奶酪、香腸、火腿。他說,之後我也許會成為一位農民作家。

他從巴黎出走,來到東方靜地,把功名塵土拋到身後。他在這裏讀書勞作,用田園詩人般的生活守護著內心的天真。

他並沒有刻意在尋找,只是跟隨自然,遵從內心,在這片土地上留下一行行的足跡,而這片土地也在他心裏蔓延為肌膚相連的親密。

沒有夢想的人生是很悲哀的,沒有夢想的人也是悲哀的。這種悲哀使得他們從某種意義上來說,精神的某些部分已經死去了,也就失去了生命的意義.....


 

 

   
 
這是一個平凡平凡人抵抗庸俗的故事。我們都渺小且無奈,但每個人心中都有那麼一點明亮刺眼的光。夢想與真實都是人們渴望的生活並非沒有選擇。 這不是一個關於夢想的煽情故事,這是一個平凡人抵抗庸俗的故事。

 

 

文章尾

熱門推薦

熱門推薦

 Facebook 粉絲 留言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