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稍候網頁載入中:
做為一個社會群體,我們太過注重衛生,以至於對住在我們身上的益菌造成傷害。大部分先進國家的居民每天至少洗一次澡,用肥皂覆蓋我們的皮膚並且用熱水沖洗。

做為一個社會群體,我們太過注重衛生,以至於對住在我們身上的益菌造成傷害。大部分先進國家的居民每天至少洗一次澡,用肥皂覆蓋我們的皮膚並且用熱水沖洗。

我們常說皮膚是對抗病原體的第一道防線,但這並不完全正確。住在我們皮膚上的細菌群係,不論是鼻子上的丙酸桿菌屬(Propionibacterium)或是腋下的棒狀桿菌屬(Corynebacterium)的其中一種細菌,

都會在皮膚表面形成一層保護層。

肥皂對於皮膚上的細菌群係會有什麼影響呢?看看超市的架子上,很難找到不含抗菌成分的洗手乳或清潔劑。生活中觸目所及的廣告,暗示那些有害的細菌正瞄準了我們的家,必須藉由具有抗菌效果的清潔產品來保障我們的安全。

這些廣告沒有告訴我們的是,一般的肥皂也有同樣的功效,而且不會在使用過程中對我們或環境造成傷害。

當你用溫水和不含抗菌成分的肥皂洗手,你無法殺死可能對你有害的細菌,你只是物理性地除去它們。

sponsored ads
sponsored ads


肥皂和水的溫度不會傷害它們,只是較容易除去細菌喜歡附著的物質——肉汁、灰塵或是你的皮膚分泌的油脂和死去的細胞。

表面清潔劑也是一樣,清潔廚房流理臺可以清除讓有害細菌溫飽的殘留物,它不會真的殺死細菌,它也不需要,加入抗菌成分不會帶來任何好處。

當抗菌產品聲稱可以殺死99.9%的細菌,指的不是在人類手上,也不是在廚具表面,而是在產品測試的壺子裡。他們將大量的細菌直接浸入肥皂液體中,並且在一段時間之後——比肥皂會接觸你皮膚的時間還久——檢視還有多少細菌存活下來。

100%殺光細菌是不可能的,因為沒有人可以根據某個小實驗樣本,就證明能完全將某種東西清除得一乾二淨。

抗菌產品是廣告和科學假設的勝利,如同我們每天接觸到的許多化學物質,抗菌產品的安全性從來沒有真的被仔細檢查。

我們沒有在化學物質被販賣之前證實且得知它們是安全又有效的,就像醫療藥物一樣,藥品管理局在藥品上市之後才來查驗是否具有危險性,進而禁止使用。

有5萬種以上的化學物質在西方國家被販賣,只有300多種真的有做過安全測試,5種被禁止使用。

也就是說,測試過的化學物質中就有1.7%被禁用,如果我們假設其他5萬種化學物質中只有1%是有害的,那就有超過500多種的化學物質不應該出現在我們的家中。

人們很容易就對這些數據和說法感到厭倦,畢竟,如果這些化學物質真的如此危險,我們不是應該會因此而生病嗎?

這些化學物質是會累積的,可能具有的慢性的作用,並不一定那麼容易就被發現。此外,我們的確看到人們生病。只是我們的記憶太短暫,潛在因素太多,我們很難分辨什麼是危險和不危險。

sponsored ads
sponsored ads


舉例來說,石棉這種天然的化學物質,在它被禁用前常拿來摻在建材中,成千上萬的人因為接觸這種一度非常普及的化學物質而死亡,而它的影響到現在依舊存在。

我不是說抗菌劑和石棉一樣具高度危險性,但它確實出現在千萬種產品中,從清潔劑到砧板、毛巾到衣物、塑膠容器到沐浴乳,而且沒有一樣是保證安全的。

有一種特別常見的抗菌複合物,叫做三氯沙(triclosan),經審查多年,它產生的效果特別令人擔憂。明尼蘇達州政府簽了一個草案,從2017年開始禁止它再被使用於消費產品中。

我幾乎可以確定,就算沒有一打,你家至少也會有一種產品含有三氯沙,但你最好不要接觸它。

起初,三氯沙被證實比肥皂更能消除家中的細菌汙染,但是三氯沙本身會汙染我們的水源,也就是它設法殺死細菌的地方,並且破壞淡水生態係統。

三氯沙對人體的影響仍是一個待解決的議題,但就目前所知,尿液中的三氯沙含量,與人們過敏的嚴重程度有明顯的關聯:

體內的三氯沙越多,我們就越有可能患花粉症和其他過敏。這是出於體內細菌群係被破壞、某種毒素的形式,或是益菌減少的反應,我們還不清楚。

但不論是什麼原因,都讓我們對他廣告中所強調的衛生清潔——媽媽將食物直接放在用抗菌劑清潔過的「乾淨」桌面,餵她的寶寶用餐——有了新的解釋。

甚至有證據顯示,三氯沙會讓你更容易得到感染。

sponsored ads
sponsored ads


我們的生活周遭確實充斥著三氯沙,甚至在成人的「鼻道分泌物」——鼻涕——中都能發現它的存在。

但是這些「抗菌物質」並不會幫助我們對抗感染,鼻涕中三氯沙濃度越高的人,感染金黃色葡萄球菌的機會就越高。使用三氯沙,實際上反而減少了身體抵抗細菌的能力,讓抗甲氧西林金黃色葡萄球菌抓緊機會,使成千上萬人喪命。

正確的洗手方式——用普通不含抗菌成分的肥皂,在溫水下搓洗15秒——仍然是非常重要的,它是維護公共衛生唯一的依靠,並且對降低感染傳播有顯著效果,別是腸胃疾病。

當你忙著檢視個人衛生用品上的標示,你可能會因為看到太多你從來沒聽過的化學物質而震驚,它們似乎可以達到清潔作用,並且讓你聞起來清香。

當然,就算不使用沐浴乳、乳液和除臭劑,你的皮膚也會自己照顧自己。如果在熱帶雨林中遊蕩可以讓你學到一些事情,就是只有門外漢才會每天洗澡,並且用聞起來很糟的製汗劑塗抹身體。

當地人才不會這麼做,儘管他們不常洗澡,也從來沒用過除臭劑或清潔劑,但原始部落的居民並沒有體臭的困擾。

吉塔.卡司薩拉(Gita Kasthala)是一位人類學者及動物學家,她在遙遠的印尼西巴布亞省和東非做研究,發現部落社會中的個人衛生習慣可以分成三種。

第一種是與西方文化幾乎沒有接觸的族群。

sponsored ads
sponsored ads


她說:「這些人通常會把個人衛生清潔和其他的活動合併,比如說當他們去釣魚時就順便洗澡,但他們不使用肥皂,許多用來遮蔽身體的東西也都是天然材質。」

第二種人在某種程度上已受西方文化影響(通常是透過傳教士),他們會穿著西方服飾,通常是從80年代就有的人造纖維二手衣物。

「這類人通常有強烈刺鼻的體味,他們以特別的方式清洗身體,並且會使用肥皂,但他們仍舊不太清楚為什麼要洗澡跟洗衣服,他們只知道每隔幾週、幾個月就該做一次。」

最後一種人完全身陷西方文化影響,他們可能在原油基地或是伐木公司工作,並且每天都以清潔用品洗澡。「這組人通常並不會有體味,除非他們大量運動,或是天氣非常熱的時候,」卡司薩拉解釋道。

「但從來沒有使用肥皂的是第一種人,即使是大量運動也不會有臭味。」

為什麼他們會沒有體臭呢?為什麼大部分的現代人一兩天沒有洗澡,就會產生讓人無法接受的體臭和油膩?而那些沒使用肥皂的熱帶居民則可以保持乾淨?

根據AOBiome 這間新創公司的說法,這跟一種非常敏感的細菌有關。這家公司的創辦人大衛.惠特洛克(David Whitlock)是化學工程師,專門研究糞便中細菌。

2001年某一天,他從馬棚蒐集糞便樣本時,有人問他為什麼馬喜歡在泥土中翻滾。他當時也不知道原因,於是他開始思考這個問題。

sponsored ads
sponsored ads


惠特洛克知道糞便和天然水資源中含有許多硝化細菌(ammonia-oxidising bacteria)——一種會將氨代謝氧化成硝酸鹽的細菌,他想知道馬或其他動物是否利用糞便中的硝化細菌來改變皮膚上氨的組成。

大部分人流汗散發出的味道,並不是來自我們汗腺中釋放的含有氨的液體,而是來自泌離腺或臭腺。這些腺體只會出現於腋下或是鼠蹊部,它們釋放出來的氣味都是為了增加性吸引力。

過了青春期之後,泌離腺會製造具有費洛蒙功能的氣味,將我們的健康狀況及繁殖能力傳達給與你不同性別的對象。

但是泌離腺釋放的汗水實際上完全沒有臭味,只有當我們皮膚上的細菌將汗水分解,轉化成具揮發性的難聞化合物,才會產生氣味。至於會產生什麼樣的氣味,取決於你身上的細菌組成。

藉由沖洗並使用除臭劑,我們可以除去細菌或遮蔽它們產生的味道,但也因此改變了皮膚上的細菌群係。硝化細菌是一個特別敏感的細菌族群,而且繁殖得很慢,所以每天的清潔對它們來說就像接受化學物質轟炸。

問題是,根據惠特洛克的說法,沒有硝化細菌,我們排出的氨就不會轉化成硝酸鹽和一氧化氮,這些化學物質不只在調節人類細胞運作中扮演重要角色,對於管理我們皮膚上的細菌也是。

要是沒有了一氧化氮,依靠我們的汗水維生的棒狀桿菌和葡萄球菌(Staphylococci)就會失控。看來棒狀桿菌屬的數量增加,似乎得對我們身上的難聞氣味負責。

諷刺的是,我們以肥皂和除臭劑來確保身上維持好聞的味道,卻同時開始了惡性循環——肥皂和除臭劑除掉我們皮膚上的硝化細菌,代表皮膚上的細菌平衡被破壞了;

細菌組成的改變會使汗水的味道變得難聞,所以我們得用肥皂清洗身體,並且用除臭劑來蓋掉臭味。AOBiome 的建議,就是在我們的皮膚上補充硝化細菌,以打破這個無止盡的惡性循環。

想要達到這個效果,當然你可以每天在泥巴中打滾,或是在未被沾汙也未經處理的水中遊泳(如果你找得到這樣的地方)。

惠特洛克和AOBiome 的團隊提供了另一個選擇,你可以每天在身上噴撒他們的AO+ 清潔噴霧,它看起來、聞起來和嚐起來都像水,但是裡面含有一種活的硝化菌(Nitrosomonas eutropha)——從糞便中採集的硝化細菌。

不洗澡雖然不會讓你聞起來有花香味或肥皂香味,然而許多參加AO+ 清潔噴霧試用的人發現自己身上原本自然的味道其實也很棒,其他人也這麼認為。

不用肥皂洗澡,或減少洗澡的次數,這個想法對大多數的人來說或許是非常噁心的一件事。事實上我不僅大受衝擊,甚至覺得很荒謬。

洗澡在我們的文化中已經根深蒂固,承認自己沒有每天用肥皂洗澡幾乎是一個禁忌。歷史中的人類過了25萬年沒有用肥皂洗澡的日子,如今我們卻是如此依賴肥皂,無法想像一天不洗澡該怎麼辦,或許這才更荒謬。

就如同抗生素,抗菌產品已在我們的生活中佔有一席之地。但就健康而言,你的身體並沒有理由去接受它。我們已經擁有很棒的防禦係統,就是我們的免疫係統,我們應該要讓它好好做它該做的工作。


 

 

   
 
做為一個社會群體,我們太過注重衛生,以至於對住在我們身上的益菌造成傷害。大部分先進國家的居民每天至少洗一次澡,用肥皂覆蓋我們的皮膚並且用熱水沖洗。

 

 

文章尾

熱門推薦

熱門推薦

 Facebook 粉絲 留言版

01廣告刊版插入



這裡滾動定格